他们的失业故事或许离你仅一步之遥提供首页,天子国际等产品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合作

天子国际

首页 > 加入公司 > 他们的失业故事或许离你仅一步之遥

他们的失业故事或许离你仅一步之遥

来源:首页 | 时间:2019-01-05

  虽然从整体情况看,目前还没有非常明确的数据统计来证明各行各业正在迎来一波大范围裁员。但从整体市场看,互联网行业不断洗牌、大型国有企业迎来改制自救、甚至政策加快结束一些行业野蛮生长,在一定程度上都要剥脱一部分劳动力生存的权利。

  失业,突然成为稳定生活中的一颗不定时炸弹,对于生活收入几乎完全依附于薪水的工薪阶层来说,失业更意味着生活的脱轨。当然,我们仍然相信,面对外部坏境中的潜在风险,唯有向自身寻求突破,让自己更加强大一些,才能安稳度过难关。

  说到就业, 北漂 仍是必须要面对的关键词之一。关于北漂一族,有的人如今已功成名就,其故事也成为励志经典,供年轻人们追逐与向往。但也必须面对的残酷现实是,大多数北漂其实仍徘徊在生存边缘。尤其今年开始,就业形势整体不好的情况下,更是考验着这些年轻人们的信念。

  比如已在北京闯荡六年的林森就处在这样的尴尬境地。这位今年刚 30 出头的东北小伙儿,在六年前凭着大专文凭来到这里寻找梦想。林森回忆,那一年北京的就业市场,程序员是非常热门岗位之一,所以没费太大力气,自己就找到一份程序员工作,也正式开始了北漂生活。但林森对于北漂生活似乎并没做好充足准备,程序员高强度的工作节奏,造成的就是经常熬夜加班,这很快也让林森有些招架不住。所以在这个岗位仅干一年多时间,有些吃不消的林森便放弃了程序员工作,转行进入互联网公司担任产品经理。

  但没想到的是,这次转变也拉开了林森更为茫然的求职过程,从产品经理开始,六年间他又任职了活动策划、导游、新媒体运营等工作,每份工作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直至三个月前从一家文化服务公司辞职后,林森才突然意识到,虽然拥有了一些公司的从业经验,但又没有在某个方向做到生根发芽,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也变得越来越茫然。

  但留给林森思考未来的时间正在变少,就在他犹豫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股失业浪潮正从他身后席卷而来。

  从今年开始,各行业就纷纷传出大批裁员的消息,甚至有数据称,仅今年 4-9 月,就有 202 万条招聘广告消失,包括 IT/ 互联网行业在内,几乎所有企业招聘需求都开始有所放缓。

  林森对此深有体会。在最近三个月内,虽然凑够 7 页纸的简历,但发现自己难言核心竞争力。所以,虽然盲投上百份简历,敲了十几家公司大门,但迄今已没有一家公司肯为他张开怀抱。这也让林森突然感觉到,在北京生活了六年的他,正在被这座城市抛掷出门。对于林森来说,现在每天都愈发焦灼,连续一个多月的失眠也让他越来越疲倦。但他不敢跟周围人说出自己真正现状,只得在每个工作日早上,伴随着室友催促,与室友共同出门赶地铁,好让周围一切看起来没有异常。

  在这失业的一百多天来,每天白天林森都只能躲在人烟稀少的公园,中午偷偷回家睡个漫长地午觉,趁着室友下班回家前溜出家门,然后若无其事地踩点 下班 回家。除了那个苦闷的公园之外,林森如今已无处可去。 从未想过自己的北漂生涯会被定格在今天这番境地:置身断崖边上,前去无路,只有后退。 这也是林森最近一条发布关于自己北漂生涯的朋友圈。

  按照统计部门数据显示,2017 年北京常住人口规模为 2170.7 万人,比 2016 年减少 2.2 万人,简短新公司自我介绍这也是 20 年来,北京常住人口首次实现负增长,这个数字在 2018 年或许还会持续减少。这似乎也让 林森们 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北京人口流动将成为接下来的必然趋势,那么面对就业形势如此不好的当下,此时是不是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

  作为一名 90 后,晶晶期待接触市场最前沿的概念与玩法,并于 2015 年毫不犹豫加入到光鲜的互联网行业。而那一年 O2O 模式正处于资本风口,当时有报告显示,2015 年,仅在上门 O2O 领域,资本市场就投入了近 300 亿元人民币。而晶晶所在的一家做家政服务平台的 O2O 创业公司,当时也正处于发展最鼎盛时期。

  加入公司之后,晶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朝气,类似于 平地起高楼,逐梦 BAT 的激昂口号不绝于耳。在对前景一片光明的期待里,晶晶也与 200 多号同事一起,在位于 CBD 光华路的办公室里每天上下班,为美丽梦想奋斗。

  据晶晶回忆,当时公司发展最鼎盛时,旗下 200 多家门店遍布北京、深圳、成都、杭州等全国各个城市,同时平台有 2000 多个家政阿姨涌入,赚着比以前高出两三倍的工资,而且有五险一金和正规合同的保障。为蓝领群体带来的生活质量上的提升一度让晶晶觉得自己的工作是伟大的。

  然而这样的梦没做多久,互联网泡沫似乎就面临着一吹即破的尴尬。仅到 2015 年底,O2O 行业整体市场就突然呈现断崖式下滑,涉及的各个领域包括餐饮、生活服务、汽车、洗染等,都有大批企业迅速走向死亡。整个下半年,仅是生活服务类的 O2O 投资案例较上半年就直线%。

  正是这种颓势,让资本热情迅速退却,再加上前期疯狂烧钱后没找到稳定盈利路径、期望中潜在市场更多只是虚假数字、线上线下结合业务带来一系列社会管理难题,都让 O2O 公司的发展遭受越来越多的瓶颈困境,大量相关创业公司开始陆续倒下。

  晶晶所在的公司也没能逃脱厄运,2017 年,公司裁员三分之一,办公地点也从 CBD 搬去了靠近东五环的四惠,门店收缩、家政阿姨大量解聘不过是小半年的事儿, 当时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裁员的阴影之下,所有人都在不安地等待命运的最后清点 ,晶晶也预料到,自己失业是迟早的事儿,她所在的部门在去年就裁得只剩下两个人,从那时起,她就默默等待着失业的降临。

  2018 年 9 月,晶晶被辞退了,当失业变成事实,她提前预想了无数遍失业以后的生活,在真正到来的第一天还是乱了分寸。 慌张,以及更深的空洞吞噬着内心 ,这也是晶晶最为直接的感受。第二天,她迫使自己静下心来,看书、逗猫、散步,恐惧感依旧挥之不去,第三天,找朋友聊天、睡觉、购物,依然慌张。

  在几天后,晶晶突然意识到自己格外需要真实存在的物质,她想到了凑钱买房, 感觉只有房子才能抵御这个庞大而陌生的城市和漂泊不定的城市生活 。下定决心买房后,她迅速联系中介了解北京房价,但首付超出预期,晶晶又迅速将目标转向雄安,第二天便跑去雄安看房,当即向朋友借钱凑齐了首付,从选房到购房成功,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天。有了房子,她的生活好像又突然有了奔头,装潢和对未来的展望代替失业成为晶晶跟朋友聊天的新线 岁,北漂、独居、失业、买房,这一年,晶晶经历了人生的大转折,而让她更加感慨的,是互联网公司的大起大落,与那些被打回原形的家政阿姨们的命运。失业一个月后的晶晶,成功入职了一家实力雄厚的老牌企业,而对于新创业的互联网公司,晶晶仍有后怕,也决心不再触碰。

  面对失业,年轻人更多地是会迷失往下走的方向。但对于很多有房贷、有孩子的家庭来说,失业可能会影响到整个生活轨迹,尤其是父母双双迎来失业。深漂十几年的吴文成夫妇就因为失业,生活正在面临严峻的考验。

  在失业前,吴文成的家庭可以算是非常标准的中产阶级。夫妇俩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深漂,同在传统家电行业打拼十几年,一步步走到省级市场主管的位置,三年前在深圳买了车和房,孩子也上了深圳户口。在很多人眼中,夫妇两人都可以算是成功生活的典范。虽然夫妇两收入还可以,但其实在生活上也面临着不小压力。

  2016 年,吴文成夫妇俩的年收入达到 50 万,而当时全国地产总价上涨 50% 左右,市场走势一片大好,为了更让手中的积蓄更加值钱,实现预想中的生活 ,吴文成老婆一咬牙,决定再入手一套学区房当投资。正是这套房的投资,花光了夫妇俩全部积蓄,每月 4 万多的房贷也几乎吸走两人所有月收入。尽管过上了 高空踩钢丝般 的生活,但看着一点点上涨的房价,夫妇俩觉得生活还是有奔头的。

  因为受到电商过于强烈的冲击,吴文成于今年 4 月离开家电行业,转向当时发展势头迅猛的新能源领域,试图寻找新机会。但让人没想到的是,6 月初 531 新政 首次公开,政府明确表示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新注册公司会计怎么办也是这份新政的出台,让很多借风口野蛮生长出的新能源企业陆续垮下,吴文成所在的公司开始了裁员自救,他没有逃过这次裁员。但更让家庭郁闷的是,其怀孕 5 个月的妻子也被公司解聘,这也意味着家里瞬间断了所有经济来源。

  正是因为吴文成家庭这种 刚刚够 的生存境地,如此巨大的变故也让夫妇俩感到有些崩溃。虽然公司辞退孕妇给予了一笔赔偿金,但面对即将临产的老婆、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两套房子的房贷压力,显得杯水车薪。几乎没有缓冲余地的吴文成一家,距离失业已三个月之久,吴文成的下一份工作还是毫无着落,老婆更是难以找到新工作。只得跟朋友们自嘲称,现在穷的只剩房子。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吴文成也想过要卖房子, 卖,房子一直在卖,但偏偏是这个时候,打折都没人要。 受去杠杆等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2018 年下半场,深圳二手房交易额直线下行,中原地产数据显示,11 月份的深圳二手房成交量 3303 套,相比于 8 月份 7200 套的成交量已是腰斩。房地产市场向来买涨不买跌,之前一直让自己开心的不动产,如今却称了吴文成手里填不满的黑洞。

  不难看出,相比其他阶层来说,失业对于中产阶级是更为致命的,尤其是对于这些打工闯出来的新锐中产来说,更是重创。有数据统计,新锐中产的工资收入占到总收入来源的 93%,租金等其他收入只占 7%。中产阶层的财富背后,是超高杠杆以及被锁定的未来 20 年以上的现金流。可以说中产们的所有收入几乎都贡献给了房子、车子和孩子。如今吴文成的生活已经彻底失衡,房贷和二胎眼前都成为压在他心口上实实在在的不可承受之重。

  有时突如其来的失业,像是一把利刃可以直接割裂原本平静的生活,但有时企业改制,却像一把钝刀般一点点割着血肉,是一种更加另类的痛苦。已经工作几年的黄珊,就在面临着这样一种痛苦。

  虽然黄珊目前还没有失业,但她却如今却经历着一种比失业还难过的生活状态。作为某银行的职员,在北京的黄珊经过几年奋斗,拥有了银行编制,也在北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同样在外人眼中,她过着不用担心买房、不用担心失业,生活幸福美满的稳定生活。但让黄珊没想到的是,其所在银行的体制变革,给黄珊的未来一下增添了很多无法预知的改变。

  今年下半年,银行突然下发公文称,为加速银行改制,将全面实施 公司化运营 。其首要举措,就是将非银行核心业务部门牵至子公司,子公司也必须配合银行业务发展独立运营,加入公司的感受简介自负盈亏。这也让黄珊终于相信,此前传了一段时间的小道消息原来是真的。因为属于非银行核心业务部门,黄珊也面临被分配的任务,很快新的合同就摆在了她的面前。她也终于意识到,此前一直引以为傲的银行编制,将要与她彻底告别。

  据黄珊介绍,对于这次改制,银行给了员工两条道路,一条是保留编制,但原则上未来将不会再有任何发展;另一条是放弃编制,未来可能还会有新的晋升机会。这在员工眼中也被解读为,一条是一眼望到头的死路,另一条是很多人从来没想过要去走的道路。面对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尽管有千万个不愿意,但似乎也不可能与银行为敌。

  其实,从去年开始,就开始出现银行大范围裁员的消息,有数据统计称,2017 年,中国五大国有银行总计减员达 2.7 万人,占员工总数(175 万人)的 1.5% 左右,其中,建行减员 9861 人、工行减员 8701 人、农行减员 9391 人,减员比例各自为 2.7%、1.9%、1.8%。这次黄珊面对的虽然不是失业,但确实与 3000 多名职工一起丢掉编制这样的 铁饭碗 。这或许也是银行没办法的选择,有报道称,四大银行去年利润增长基本趋近与零,而今年去杠杆、控房市等一系列举措又致使银行陷入更深的困境中。在负重前行中,全面改制也成为银行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对于去年的裁员潮没有太多感受的黄珊,今年是自己遇到意想不到的变革。在新成立的子公司办公室里,黄珊第一次见到一个星期内办公室数位同事离开。所以尽管银行并没有直接进行裁员,但彼时自动离职早已经成为这次变革过程中的主旋律。而如今的黄珊,也感觉自己彻底成为了一名 外人 ,以前银行的通讯群、重要文件统统绕过自己,成为银行的内部机密。

  甚至原来与银行各部门间的平等关系,如今也变成甲方与乙方的关系。这场伤筋动骨的改制,也不难让人想到上世纪 90 年代的工人下岗潮,尽管后来事实证明那场改革是正确的,但很多下岗大军的一员,在当时也受到重大打击。

  黄珊深恐相同命运也要在自己身上走一遍,只期望跳下编制高台后,自己的未来能遇上一场安全的软着陆。

相关www.ag9.com

    无相关信息

天子国际国际产品